传播理论

成为美国密苏里新闻传播学院骑士荣誉教授之前,洁昆﹒班纳仁斯基(Jacqui Banaszynski)在新闻记者和编辑行当里混了三十多年,其中十八年为专访记者,风里来雨里去满城跑的那种,当然,她有时也会跑出城外去采访。一九八五年,洁昆被派往埃塞俄比亚报道那里发生的饥荒,她采写的新闻故事在那一年的普利策国际新闻奖评选中获得最佳提名,据我所知,参赛的这篇新闻报道深得评委们的青睐,但权衡再三之后还是被淘汰了。不过这也不难理解,洁昆在后来的回忆录里叙述了自己当时对新闻报道的质疑: Continue Reading

写在前面:本文来自于大卫·哈伯斯坦(David Halberstam)的手笔,是其52年从业经验的分享。此人以对越战的报导而闻名,为普利策奖得主。曾因报导水门事件迫使理查德·尼克松下台的另一位传奇记者鲍勃·伍德沃德曾尊称大卫·哈伯斯坦为“美国记者之父”。全文由四川外国语大学新闻传播学院网络与新媒体系2013级张见妃、陈雁、杨凌梅、刘妍君、刘怡等5位同学翻译,本人深夜精校,力求译文通透神似,各位看官读着舒服的话,请留言鼓励。 Continue Reading

写在前面:好久没更新博客了,是的,必须承认自己的懈怠。尽管在教学工作中仍在不断的探索和付出,但读书和科研却原地踏步。原本计划的写作也停了下来。期待一个时间点来重新启动吧。下面这篇文章是新传新闻英语课程上两位男同学翻译的,有些地方读不顺,于是我又修改了一遍。作者是个很有经验,个人随笔文稿编辑。他所看到的也许对我们的第一人称新闻写作有所贡献。贴上来与各位看官分享。

Continue Reading

写在前面:这两天将访学前的一些毒物重新整理出来吸毒,感觉自己理解到东西又有了新的不同。看来毒物是需要反复毒的。下面这篇文是澳洲记者Linda Daniele对Bird和Dardenne的老文的解毒,很多地方和我的看法不谋而合,摘于此处留念。 Continue Reading

写在前面:新闻学发展到今天已有点天花乱坠,如果你去图书馆的新闻传播学架区去逛逛的话,你定会觉得头昏眼花,特别当你是一个还没入门的新闻学子时。各种以新闻传播学的名义的书籍让人应接不暇。表慌,在出手挑一本翻翻之前,你有必要先回到原点:什么是新闻,什么是新闻学?下面的思想来自美国宾西法利亚州大学安伦伯格分校的Zelizer教授,她简明扼要地讲清楚了新闻和新闻学的根基。 Continue Reading

写在前面:这篇小短文不痛不痒地给新闻记者和质化研究者划了一条界限:从面对的对象,方法和局限性等方面指出了两者工作上的异同。我个人认为其中有些观点是值得探讨的,如新闻记者的事件驱动性,以及报道范围和兴趣的限制。全文为英文,没时间翻译,各位将就看看吧。

By Shane Hall, eHow Contributor Continue Reading

写在前面:不断地阅读与narrative journalism有关的文章和书籍,几天来感触极深的是那些记者们执着的信念和追求,一生都不会放弃自己的想法。此外,更体会到国外工作、生活环境给人的一种自由度,你完全可以选择自己的生活,与国内相比,国人们似乎一入江湖就身不由己,工作如同一副囚衣,穿上就无法脱下,直到退休才发现心里也穿上了同样的衣物,整个人都变了。突然想到身边率直真性的朋友,顿感珍惜。这篇文章唠唠叨叨地讲述了作者的执着信念,以及他对新闻写作的看法。很难得再次读到与新闻专业主义轨道偏离的记者感悟,翻译出来献给各位同学。

By Gay Talese

小说家,剧作家都是描写个人生活的好手,常常妙笔生花地将普通人的生活呈现在我们面前,而写实记者的任务与之相反,他们被派去采访和描写那些家喻户晓的名人。我在《纽约时报》工作时还是一个毛头小子,当时我所钟情的平凡人物报道从来不被看好,被认为是毫无新闻价值的采写。然而,我颇为执着地相信那些普通人所理解到的生活意义非比寻常,对人们认识自我会有很大帮助,如果能够被更多人读到并引起共鸣的话。 Continue Reading

写在前面:当我们老是认为新闻是关于知晓的权利和对事实的尊重的时候,我们似乎忘却了新闻写作作为故事讲述的重要一面。有本很棒的书,叫《讲述故事》,里面全是获奖新闻记者对讲述新闻故事的感触和建议。读了第一篇就让我情不自禁做了点翻译活儿,献给各位深受新闻专业主义“毒害”的同学们。


By Jacqui Banaszynski

来吧,跟我一起来到这个埃塞俄比亚边境上的苏丹小镇吧。这里一片饥荒,哀鸿遍野。你也许在电视上目睹过此类画面,饥饿的婴儿肚皮肿胀,奄奄一息,苍蝇在眼角和嘴边探索着幼儿仅存的一点润湿。然而,与这一切格格不入的是,你发现自己来自西方发展国家某个中等城市的报社,带着某种报道任务,茫然地来到这里,无措地看着这些无法理解的现实,想象着如何为那些身在远方,毫无关联,也永远不会造访这儿的读者献上一篇什么样儿的报道。然而这又有什么意义呢,除了让好心的读者写上一张支票寄给慈善机构? Continue Reading

Exploring correspondences between geographic research and experimental and artistic practices, initiated by Merle Patchett 这篇摘录的短文突然间捕获了我心里一直以来跳动的几个兴趣元素:文化、传播、地理以及人类学。把这一切综合起来,是否就是人文地理学的含义呢?

Continue Reading

写在前面:又不打招呼地转发章伯的文章。每次转发章伯的文章都会萌发一阵买机票去面晤章伯的冲动。大众文化和媒介研究有着迷宫般崎岖蜿蜒的道路,随时都有可能迷茫而错失方向,特别是对于我这种生活懒散学术不勤者来说。读章伯的文章有种重新找回方向,再次得到鼓励的激动,这是读各种核心期刊文章所不能带给我的感觉(不得不说核心期刊这鸡肋,写文章的人明里就不想让人读懂,各种婉转就只是在卖弄和糊弄)。话说这篇“反身性新闻”,条理清晰地阐释了关于新闻传播方法论的演进路程,顷刻间将我所了解的那些零碎串联、拼接起来,读完顿时让我长吁一口浊气。相信对此有所了解的你会感受到和我一样的感觉,来读读吧!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