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汉翻译

写在前面:这一周的新闻编译课有个任务,是翻译一篇关于新闻选题的文章。结果有好事者(冯红伟)整了个川话版出来,我一时兴起,提笔狠狠修改了一遍,又加上另一名同学(张见妃)的东北话版,这下齐全了,大家读的时候最好读出声音来,会很有感觉的。 Continue Reading

写在前面:本文来自于大卫·哈伯斯坦(David Halberstam)的手笔,是其52年从业经验的分享。此人以对越战的报导而闻名,为普利策奖得主。曾因报导水门事件迫使理查德·尼克松下台的另一位传奇记者鲍勃·伍德沃德曾尊称大卫·哈伯斯坦为“美国记者之父”。全文由四川外国语大学新闻传播学院网络与新媒体系2013级张见妃、陈雁、杨凌梅、刘妍君、刘怡等5位同学翻译,本人深夜精校,力求译文通透神似,各位看官读着舒服的话,请留言鼓励。 Continue Reading

写在前面:好久没更新博客了,是的,必须承认自己的懈怠。尽管在教学工作中仍在不断的探索和付出,但读书和科研却原地踏步。原本计划的写作也停了下来。期待一个时间点来重新启动吧。下面这篇文章是新传新闻英语课程上两位男同学翻译的,有些地方读不顺,于是我又修改了一遍。作者是个很有经验,个人随笔文稿编辑。他所看到的也许对我们的第一人称新闻写作有所贡献。贴上来与各位看官分享。

Continue Reading

写在前面:这学期似乎和翻译课接下了不解之缘-在代外语教学部、翻译学院,及英语学院的翻译课,在上传播学专业课时也时而英中翻译。说心里话,我个人觉得翻译是自己习得的,而不是老师能教授的。我们的翻译课堂更多地是给大家带来一个共享经验、互相学习和鼓励的“生态”环境,同意的同学请举手!下面的翻译摘自施蜇存的《残秋的下弦月》,是给各位双学位同学的“家庭”作业,请大胆翻译。 Continue Reading

题外话:翻译课上了两周啦,同学们都很辛苦和努力哟,先表扬一下。昨天的翻译课上听说有同学在某某教育培训机构打工,结果与雇主产生矛盾。我是局外人,不太了解事情的脉络,但心里总归还是多为同学们考虑。这个社会真的很浮躁,校园内外的那种感觉会很不一样,大家手里拿着书本,眼里看着黑板,然而心却不得不去应付即将到来的择业、家庭、经济等等各方面的压力。好多同学都似乎在问:我在学什么?我能干什么?我以后该如何选择自己的路?这个社会的各种眼花缭乱,让我们无所适从。

回到校园任教,看着同学们的眼睛,让我不得不问:我在教什么?我能干什么?我该如何让大伙儿意识到学习,与工作与前途,与人生与成长的交融和抵触?我们无力责问这个社会的公平与正义,但至少可以责问自己:我到底想要什么?这个题外话似乎走得太远,但真的希望与有兴趣聊此话题的同学交流。 Continue Reading

写在前面:利用博客来和大家交流也许是个不错的主意,网络交流的某种优势便是在于随时随地的便捷性,即便我现在穿着短裤背心坐在家中。下面这段翻译是课后练习的一个序曲,但无需担忧翻译的优劣,本次练习重在给自己一个随心而译的机会。 Continue Reading

写在前面:翻译难道不是与文化息息相关的吗?请看下面这篇文章。
商品的商标如同人的名字,是代表商品的符号,并随着商品交流的扩大而声名远扬。许多国际著名的商标已经成为企业的无形资产和巨大财富。成功的商标离不开以下一些特征:
1.符合商品特性;
2.具有象征意义,易使人产生联想;
3.便于记忆;
4.朗朗上口,等等。

写在前面:大家熟悉的翻译原则大略都是信达雅之类的,现在的翻译也多流行意译。鲁迅对此的看法却是全然不同的。这篇文章论述了鲁迅的翻译观及其对现代汉语的影响,值得一读。

作者: 刘少勤
改造传统汉语,促使汉语现代化,让中国人拥有新型的语言,是五四一代知识分子追求的重要目标。鲁迅的翻译方式和翻译风格与这一目标有直接的联系。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