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现象

媒介与文化【道格拉斯·凯尔纳】-读书笔记

我们今天看到的仍旧是资本逻辑社会的悲剧:贫富的分化、疾病的蔓延、社会暴力、环境污染等等。

同时,作为补偿,我们看到媒介文化及其消费的递增。电视观看时间与广告时间共繁荣,媒介文化携娱乐并进。

但想想那些处于社会底层,被这个社会秩序所压抑的边缘人群吧,她们与这种“自由”媒介娱乐文化的却颇具讽刺意味。人们利用垂手可得的媒介文化来编织自己寻求的生活意义和价值,并以此作为逃避社会苦难,转移生活哀愁的方式。回顾一下那些体育竞技、肥皂剧、情景喜剧、行为娱乐剧、广告剧,以及流行音乐给我们带来的喜怒哀乐,舒缓与发泄,还有迷离与茫然。
Continue Reading

China formally kicked off its mass celebrations of 60 years of communist rule with a 60-gun salute that rung out across Beijing’s historic Tiananmen Square earlier today. Hundreds of thousands of participants marched past Tiananmen Square in costume or uniform, with floats and dancers mingling with soldiers and military hardware. Collected here are photographs of the once-in-a-decade National Day parade in Beijing, and of others commemorating the anniversary elsewhere. (39 photos total)

随着六十声礼炮响彻天安门广场,中国正式拉开了建国六十周年大型庆典活动的序幕。成千上万的庆典游行者浓妆盛服随着花车,舞蹈者,士兵,武器装备一起大步走过广场。我们收集了北京这次十年难逢的国庆游行以及与其相关的照片(请点击放大观看)。

Continue Reading

推客上推荐的博文,作者是网易博客上的“魔鬼教官”我早早翻看了一遍,很有意思。目前正读布尔迪厄,这个完全可以用doxa的观点来研究,呵呵。先写这么几句,等我细读后再评。

国庆60周年的大阅兵的分列式表演,其规模和严整程度上肯定世界空前绝后。我的意思是,即使 在天安门以后还有类似的阅兵,将来世界上也不可能有在规模上超越它的。除非中国出现一位特别喜爱阅兵的领导人——理论上,以长安街的宽度,我天朝完全可以 排出规模比现在大四五倍的方阵来。据说,大连海军舰艇学院就曾排练过千人以上的方阵。

Continue Reading

转贴一篇译言翻译的,林语堂的《吾国吾民》。虽然写在多年以前,但这篇文章却从未过时,反而在新中国成立60年之际显得弥足珍贵。精英主义不是民主,人民必须主动摆脱政治贫困。

作者:林语堂  译者:周松涛

《吾国与吾民》是林语堂第一部在美国引起巨大反响的英文著作。林氏在该书中用坦率幽默的笔调、睿智通达的语言娓娓道出了中国人的道德、精神状态与向往,以 及中国的社会、文艺与生活情趣。在本书中他发挥自己“脚踏东西文化”的优势,常用中西比较的眼光看问题。该书与1935年林氏举家旅美前夕,由赛珍珠夫妇 的 The John Day Company 出版。本文为该书其中一篇。

Continue Reading

专制极权的精髓和不传之秘

宇文泰是北周开国的奠 基者。当他模仿曹操,作北魏的丞相而“挟天子令诸侯”之时,遇到了可与诸葛亮和王猛齐名的苏绰。宇文泰向苏绰讨教治国之道,二人密谈三日三夜。其中到底说 了些什么,史籍中并无记载。而在下有幸得到一部千古不外传的秘籍,是专门讲述治国之道的书,其中就有一段就说到二人的这次谈话,现为读者节录如下: Continue Reading

转载一篇许晖在新浪博客上写的“推特王国”,同时感叹做学问和说真话都不容易啊!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的自由。”虽然人人都知道这是一张画饼,不过“推特(Twitter)现象”将这张画饼的虚假面具推到了极致。 Continue Reading

不太看TV的我一不留神在吃晚饭的时候观看了CCTV的中国电影华婊奖XX届颁奖典礼,众星闪烁,或衣着鲜艳或袒胸露乳,认识的和不认识的脸嘴儿一样多;报获奖电影名头的时候反而俺是大多没听说过,听说过且看过的又如过眼烟云般没留下点什么回味(除了某些让我看得气不打一处来的例外),于是这个颁奖典礼对我来说就有点打酱油围观的味道。

要挖掘颁奖典礼的深层机制,还是请大家看看博讯的评论:

Continue Reading

写在前面:早上起来读到黄永辉在他的搜狐博客上写的一篇文章,颇有赏心悦目之感,并发人深思。任何一个政(和谐)府都不可能愚蠢到真的相信自己有能力操纵舆论。收税是国家的权力,而舆论则应该是民众的权力。民众的声音从来不是沉默的,它会弥散在各种文化和传播的介质之中。全文转载如下:

现在想起来,在刚刚过去的2008年试图始终保持幽默感,并不轻松。隶属于理性、睿智、幽默乃至机智之类的范畴大都只须做,不能想。你尽可以睿智,可千万不要想与睿智有关的任何事情……高人早说过的。

Continue Reading

一开始谁也没注意到她。她只是愤怒的人群中一张皱纹密布的疲惫脸孔;然后她慢慢地从人群中出现,坚定地沿着街走下去。

这个孤零零的老妇拄着一根拐杖,但她使装甲车和大批的预备役人员不得不缓慢地(哪怕只是暂时地)后退。这一幕发生在今天乌鲁木齐的维吾尔群众和武警的严重对峙中。 Continue Reading

公盟“绿坝”法律与技术研讨会纪要(下)
(2009-06-16 )

霍炬:它目前采用编程方法比较落后,仔细去研究它到处都有漏洞,很难简单打几个补丁补上。

事实上,缓冲区溢出是非常普遍的安全问题,危害也很大,对惠普、微软这样的成熟软件企业都是很大的挑战。目前的情况看来,绿坝的行为和一些木马行为类似,所以很容易被杀毒软件判断为恶意软件。如果绿坝的漏洞没有完全被修复,而工信部要求杀毒软件把绿坝列为可信任软件,那么其他的病毒就可以利用这个“安全岛”来躲避杀毒软件的查杀。这也会对计算机安全造成新的挑战。另外,对于这种系统级别的软件,目前的杀毒软件厂商都很有经验,也能保证稳定和安全,为什么工信部没有和他们合作,而是选择了一家小公司来重新开发,甚至导致了这么多安全问题。这背后是否潜藏着其他利益问题,也是值得考虑的。
Continue Reading